You are here: 產品介紹 講道文章 領袖的典範

領袖的典範

E-mail 列印 PDF

講師: 吳獻章 博士
當代有名的基督教教育學者Howard G. Hendricks說了一句人類歷史的心聲:「一個社會的品質取決於其領袖的特質。」(The quality of a society depends on the characters of its leaders)。這話有歷史可以佐證:十九世紀後階級制度得廢除和黑奴得解放,就是因為有韋爾伯佛斯(Wilberforce)和林肯等領袖在舞台上的緣故;二十世紀人類死亡最多的時候就是希特勒主導二次大戰時期(包括數百萬猶太人被殺),以及毛澤東一手造成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時代......

領袖的典範

吳獻章 牧師

當代有名的基督教教育學者Howard G. Hendricks說了一句人類歷史的心聲:「一個社會的品質取決於其領袖的特質。」(The quality of a society depends on the characters of its leaders)。這話有歷史可以佐證:十九世紀後階級制度得廢除和黑奴得解放,就是因為有韋爾伯佛斯(Wilberforce)和林肯等領袖在舞台上的緣故;二十世紀人類死亡最多的時候就是希特勒主導二次大戰時期(包括數百萬猶太人被殺),以及毛澤東一手造成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時代。
從聖經來看「領袖決定時代品質」的原則亦然。有了摩西,以色列才能脫離埃及法老王綑綁;若沒有約書亞,以色列恐難進迦南地;因著大衛,以色列進入了全勝的聯合王國;但讓以色列王國相繼被擄、亡國的主因,竟是分別引狼(亞述和巴比倫帝國)入室的領袖亞哈斯和希西家王。
領袖好與壞,決定關鍵不在他(她)的外在附屬品(belonging),不論是身世、地位、外表)施洗約翰沒有顯赫的身世-既不住在王宮裏(太十一8),也沒有名貴的裝扮,身穿駱駝毛衣服,腰束皮帶,喫的是蝗蟲、野蜜(太三4)。但是這位「曠野的人聲」(賽四十3),影響力卻跨越以色列各政黨各階層,不論是達官貴人或販夫走卒,都愛聽他的話(可六20;路三12~14),他那「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及「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的火辣信息(路三4~9),驚動兩約之間四百年的寂靜,令不安的耶路撒冷宗教界大官們,還特別差人來查問他的身份,深怕他是偉大的以利亞先知再世,或是那位連亞伯拉罕、摩西都仰首切望的彌賽亞,而自己卻失之交臂(約一19~21)!
從施洗約翰的威力看,領袖的定義就是「能影響別人的人」如此而已!John Maxwell說的對:「如果你不能影響別人,人們就不會跟從你,你就不是領袖。」本文將從這位彌賽亞開路先鋒來探討影響力的本質,盼望成為追求「使徒性領導」之廿一世紀華人教會,一個可以遵循的領袖典範。
中標:施洗約翰的領袖特質
一、領袖越偉大,越瞭解自己的卑微
約翰福音一開始的序(一1~18),正如韓德爾神劇彌賽亞一開始的序曲一樣尊貴榮耀。在這獨特的序文中,卻夾著一位見證那「創造萬有、卻成了肉身之道」的施洗約翰(約一6~8)。沒有任何舊約先知可以像他如此深遠地影響以色列各階層,連耶穌都稱讚他說:「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太十一11)但福音書給施洗約翰的第一個標籤卻是「有一個人」(約一6),一個普通的人而已!偉大如約翰,本質上仍是卑微的人耳!
施洗約翰也了解自己的身份,不會因為他的成就(doing),改變他仍然只是人的本質(being)。他知道耶穌才是世界的光(約八12),而自己不過是燈(約五35);耶穌是成了肉身的道(約一14),自己不過是曠野裏的人聲(約一23);耶穌用聖靈給人施洗,而自己僅僅用水施洗(可一8);耶穌是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的生命糧(約六35),是生命水(約七37),教瞎眼看見(約9章)、死人復活(約11章)的神子;而約翰不過是人,普通到連一個神蹟也沒行的人(約十41)!
蘇格拉底說的對:「越聰明的人越知道自己的愚拙。」膽敢指責全以色列人「禍哉」的以賽亞(賽五章),偉大的地方在於體會自己「禍哉」(賽六5);成為初代教會的靈魂人物磐石彼得(徒一~十章;太十六18),其偉大的工作開端,就是建立在自己是罪人的體會上(路五8)。建立許多教會、寫了十三封新約書信、四次旅行佈道中行過許多神蹟的保羅,偉大到竟然說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提前一15)。偉大的宣教士威廉凱瑞(William Carey)的墳墓上寫著:「一隻可憐的蟲,躺臥在慈愛的神懷裡。」領袖越偉大,越瞭解自己的卑微,越需要被遮蓋!
二、怎樣的領袖作怎樣的事
領袖與權威基本上是「連體嬰」。領導的路上必然有人會質疑你的權威,約翰不例外:「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約翰那裏,問他說:『你是誰?』他就明說,並不隱瞞,明說:『我不是基督。』 他們又問他說:『這樣,你是誰呢?是以利亞嗎?』他說:『我不是。』…………『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約一19~23)原來約翰的影響力來自他的「自我認知」。他認識自己的身份(being),清楚認識自己權威的來源,因此他有影響力(doing),正如 J. B. Phillips所說:「你選擇順從何種權勢,你就隸屬於那股權勢(You belong to the power you choose to obey)。」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領袖給他(她)的團隊最大的困擾,大概是徒佔權位,卻不領導、不給方向。領袖的定義是領導帶領(The leader must lead)。但是仔細分析,領袖的根本問題是出在領袖自己身上(being),而不是他所做的事(doing)。John Maxwell的「接納法則」(註)說的好:「要人們認同你的想法,必須先讓他們接受你這個人。」原來「怎樣的人做怎樣的事」,工人決定工作(Being precedes doing)!或更直接地說:認識主人的工人,才可以作主人所託付的工作。
怎樣的領袖就會做怎樣的事。要成為好的傳道、領袖,就要像施洗約翰一樣,先在你人生的「曠野」中被預備,先認識自己的身份,才能承擔使命,讓自己成為上帝要用的人,做上帝要你做的事;要先成為信息,而不只是傳遞信息、發號施令耳。千萬記住,上帝看工人過於工作,祂寧可讓以色列民在法老王手下多受苦楚,卻願意等待在曠野的摩西四十年,直到他從荊棘的異象中,親自體會卑微的人也能彰顯祂的大能。亞哈為王時,北國因為拜巴力、靈性道德經濟隨著墮落,上帝卻先呼召先知以利亞藏在基立溪旁,好親自體驗神的信實與全能。使徒行傳第一章耶穌沒有立刻吩咐門徒遵行大使命,卻要他們在耶路撒冷預備、等候,有了使徒行傳第一章的預備,才有第二章後的工作。耶穌在出來傳道前,也是當了三十年的木匠預備時期。尚未成為領袖之前,不要急著出頭出名,不要忘記,一戰成名前的大衛,已經將伯利恆當作操練打敗歌利亞的屬靈溫床!
三、清楚異象的領袖越能帶出有方向的下屬
John Maxwell的增殖法則-「名師出高徒」(註),往往只在有異象的領袖門下才能成為領袖。凡是瞄準低目標的人,不可能成為領袖(You can’t aim low and then rise high),也沒有人肯跟從。約翰之所以能一呼喊「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就有人聽從他的話去跟從了主,這些人後來還成為初代教會的領袖,其影響力來自他的異象:「我曾看見聖靈彷彿鴿子從天降下,住在祂的身上。我先前不認識祂,只是那差我來用水施洗的對我說:『你看見聖靈降下來,住在誰的身上,誰就是用聖靈施洗的。』我看見了,就證明這是神的兒子。」 (約一29~37)
沒有異象的領袖,不僅領導沒有方向,別人無從跟從,更糟糕的是,沒有人會跟從你。哥倫布若沒有提出地球是圓的正確理念,西班牙皇后和八十幾個囚犯當然不會願意與他一同冒險去發現美洲新大陸。John Maxwell的敬佩法則(註)就是「人們只想跟隨比自己強的領袖。」摩西若沒有西乃山的經驗,沒有將杖變為蛇、讓大痲瘋的手復原、將河水變成血等權柄(出四1~9),並在埃及行十個神災叫法老王放走以色列民,以色列民當然不會跟他出埃及、過紅海。
偉大的領袖不在管理下屬而已,而在領導下屬產生異象。因此,若你想成為領袖,就必須有清楚的異象。大衛自從在伯利恆牧羊起,一直認識真神是他爭戰的得勝關鍵,面對掃羅王的追殺,大衛一直認定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而且不加害於掃羅手下和家屬,如此寬廣的國度眼光和異象,讓失散的以色列十二支派從掃羅死後,心悅誠服地到希伯崙來「投誠」(撒下五1~2),請他成為新世代的王!所有的先知被上帝差遣之初,都有「蒙召」從天上得到異象,才能傳出「耶和華如此說」有影響力的道!因此,若你想成為領袖,需要像摩西一樣,常到你人生的「西乃山」朝見神!
四、要別人順服,自己需先徹底順服:
約翰的傳道有幾個特徵:
1.急迫性:「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三2)
2.權威性:「約翰對那出來要受他洗的眾人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路三7~9)
3.清一性:就連受施洗約翰責備不該娶自己兄弟之妻的希律王,雖然其妻希羅底懷恨,想殺施洗約翰,但是在複雜的政治圈中,貪色詭詐的他,竟然被施洗約翰那清純的信息吸引,「敬畏他、保護他,聽他講論,就多照著行,並且樂意聽他。」(可六20)
4.準確性:「約翰一件神蹟沒有行過,但約翰指著這人所說的一切話都是真的。在那裏,信耶穌的人就多了。」(約十41~42)
如此獨特的信息和影響力,折服了這麼多人,其說服力的源頭,來自他服在全能神下。當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但河,見了約翰,要受他的洗。約翰想要攔住他,說:「我當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這裏來嗎?」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太三13~15)約翰順服了耶穌,為耶穌施洗。就因為他順服耶穌,眾人也因而服他!
領袖最需要的不是群眾的擁戴,而是安全感和遮蓋,而且地位越高的領袖越需要安全感。John Maxwell指出:「有安全感的領袖才肯授權與人。信任乃是領導的根基。」從東方來幾位博士的一句話,竟搖撼了在耶路撒冷為王的希律王(太二1~3),看來人間領袖最缺乏的,往往就是安全感。而且地位越高的領袖,安全感往往越低,因此希律王想殺耶穌!從施洗約翰的影響力看,領袖的安全感來自更高權威。林肯說:「不能跟從的不能領導(He who cannot follow cannot lead)。」不能在寶座前屈膝、像摩西一樣將鞋子脫下來的,就不能在眾人前膽敢傳道、領導。因此,慣於強勢領導的人更該記住:要別人順服,自己需要更徹底的順服。
五、權柄被質疑時,將自己交託給更大的權威
領導的危機往往出現在受別人的質疑時。三國時代,斬殺董卓的勇士呂布,就是因為不懂危機處理,只會藉酒消愁並打壓手下,遂被手下出賣。基甸在別人質疑自己的領導時,也是以威嚇、強暴來掃平挑戰者,埋下日後失敗的種子(士八1~21)。但是當施洗約翰被質疑「憑什麼給人施洗」時,他的回答提供給我們事奉神難免受攻擊時,最好的避難所:「有一位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祂解鞋帶也不配的。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祂卻是要用聖靈給你施洗。」(可一7~8)
領袖常面臨「養兵千日、用於一朝」的考驗,在曠野熬煉四十年的摩西仍不能免於被質疑,這時的摩西「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的眾人」,「俯伏在以色列全會眾面前」
(民十二3,十四5),有了更大的權威為擋箭牌,只要對得起全能者,泰山崩於前色不變(詩廿七篇)。同樣的,面對亞瑪力人擄走隨行者的家屬時,大衛「卻依靠耶和華他的神,心裡堅固」(撒上卅1~6)。第一次旅行佈道後被加拉太人質疑的保羅,闡述他的權柄來自天上的啟示(加一1、11)。有了屬靈的遮蓋,天塌下來也可以安然睡覺。
沒有領袖不會面臨危機、挑戰。就連耶穌進入耶路撒冷時,都還受祭司長和民間長老質疑:「憑什麼潔淨聖殿?無花果樹憑什麼被咒詛?」(太廿一)在受質疑時,不要用屬肉體的方式來奪權,以鞏固自己領導地位,反而「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祂必叫你們升高。」(彼前五6)。
六、偉大的領袖尋求適合自己的舞台
約翰的舞台不在皇宮,而在曠野;別人去找他,而不是他來找別人。耶穌稱讚約翰時曾說:「你們從前出到曠野是要看甚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是要看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經上記著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所說的就是這個人。」(太十一7~10)約翰認清自己的角色,甘於自己在曠野的角色,雖然很孤單,但是卻被耶穌所稱讚、被永恆紀念。
從歷史看,領袖往往需要認清自己的舞台,才能擁有一席之地。為了真正屬於自己的舞台,韓信甘心屈辱於別人胯下。上帝給我們每人一個適合的舞台,為了這舞台我們必須有所取捨。亞伯拉罕為此離開家鄉;約瑟的舞台是被出賣後才浮現;摩西人生最重要的舞台不在埃及皇宮,而是在上帝和以色列人面前。施洗約翰若在皇宮與穿細軟衣服的人同台,就不能委身上帝要他扮演的「曠野的人聲」。保羅的舞台是在外邦人中宣教;彼得的舞台則在猶太人中;使徒約翰的舞台則是在拔摩島從事文字工作。二十世紀人所稱羨、極重要的新約學者F. F. Bruce原所羨慕的,是要成為佈道家,但是上帝用他於學術研究,他就心甘情願為主用!
親愛的讀者,要成為好的領袖,記住!不要跑別人的跑道,只跑主人要你跑的跑道,在祂所安排的舞台上,為祂盡情放光:「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林前四9)
七、偉大的領袖有更深的歷史眼光
好的領袖著重的不是征服,而是服務。據說晚年的愛因斯坦,把家中牆上兩個偉大科學家牛頓和馬克斯威爾(Maxwell)的照片挪開,換上印度聖雄甘地與在黑暗大陸行醫的史懷哲的肖像,並解釋說要以服事的形象來取代成功的形象。好的領袖愛屬下過於自己的地位,更不會為了自己的成功,把別人當犧牲品。心理學家佛洛伊德對兩個跟從他的人Carl G. Jung(容格)和Alfred Adler之崛起,心中存有許多苦毒,導致他修改其著作的一些註腳,以避免這二人得到讚許。如此狹窄的掃羅心態,也是人間政客、政黨常態,最大的問題就是出現在歷史眼光上。我們的施洗約翰卻決然不同。
從初代教會歷史來看,不論是在耶路撒冷(徒1~7章)、撒瑪利亞(徒8章)、猶太全地
(徒9~10章),彼得著實扮演著天國鑰匙的角色(太十六18)。這位彼得就曾在施洗約翰門下受教,當時因為受施洗約翰呼召,而跟從了耶穌(約一35~42)。沒有約翰的歷史眼光-將彼得送去給耶穌栽培,就難看到初代教會。反之,約翰雖然被希律王所殺,死了卻仍然在說話—透過門徒造就。John Maxwell說的對:「培養跟從者,得到倍加的果效;培養領導者,得到相成倍增的果效。」偉大的領袖要帶著歷史眼光來栽培下一代領袖。
其實,領袖的影響力往往是在離開他的人生舞台後才真正浮顯。「蓋棺論定」看三國時代,打敗孔明、劉備這等豪傑復興漢室理想的,不是曹操、周瑜、司馬懿父子,而是在四川作樂的阿斗。因此,是否有歷史眼光往往決定一個領袖的影響力。小提琴家Isaac Stern堪稱為二十世紀的音樂「教父」,因為許多音樂家包括華人名提琴家馬友友、林昭亮都是他「牽成」的。從舊約來看,摩西牽成了約書亞,以利亞成全了以利沙,巴拿巴成全了保羅,保羅成全了西拉、提摩太、提多等,耶穌成全了十一個門徒,這十一個門徒在祂升天後,繼續發揮祂的影響力,完成祂的大使命。
親愛的讀者,當您同施洗約翰一樣,聽到別人(甚至是您親自施洗過的學生)離開,往耶穌那裡去的時候,正是您影響力的考驗和轉型期。記住:長江後浪推前浪,戴上歷史眼光,讓「祂必興旺,我必衰微」成為成全屬下的動力(約三30),引導下屬找到他們人生的舞台,因為領袖的影響力,在歷史眼光上才能浮現。
「你能數算一棵樹上有幾個果子,但是你卻無法數算一個果子裏有多少棵樹!」
註:「接納法則」、「增值法則」、「敬佩法則」皆出自《領導贏家》,John Maxwell著,蕭欣忠、林靜儀合譯,基石文化公司出版(二○○一年)。